第十五集
季思琪找來任非幫忙,一起調查陸振聲紀念醫院的工安意外,從移工移工的腰際上發現有不明傷口,本來小小一起意外沒想到捲起驚人器官買賣陰謀,這讓季思琪大為振奮,沒想到總編輯竟然要求季思琪就此終止對陸振聲紀念醫院的調查。 警隊因為石頭重傷士氣低落之際,接獲一接獲一名女子名女子報案,聲稱報案,聲稱自己遭陌生男人囚禁,透過女子女子表述讓警隊警覺沉寂多時的WATCHMAN終於按耐不住預備再次動手,警隊立刻展開行動,與時間搶快,不料來到現場才發現被害者所處位置是一處住商混和大住商混和大樓,警方不得不土法煉鋼,逐層逐戶進行搜索,逐層逐戶進行搜索。此時,收到訊息的梁炎東與季思琪很快趕到現場,正當眾人不解過去只挑選在被害人家作案的WATCHMAN曾幾何時改變手法,梁炎東判斷WATCHMAN因地緣關係能輕易脫身,警方雖然救出受害者,卻陰錯陽差與錯陽差與WATCHMAN擦身而過擦身而過!